<listing id="dx3vb"></listing>
<var id="dx3vb"><strike id="dx3vb"><listing id="dx3vb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dx3vb"><video id="dx3vb"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dx3vb"></cite>
<cite id="dx3vb"><video id="dx3vb"><menuitem id="dx3vb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dx3vb"><video id="dx3vb"><thead id="dx3vb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dx3vb"></var>
<var id="dx3vb"><video id="dx3vb"><thead id="dx3vb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建平新闻网

“大家不要叫我网红,叫我文宏”、“如果隐藏病例数,武汉敢打开吗?”张文宏访谈中再现金句

2020-04-23 12:35:41

4月11日,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、上海市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张文宏教授,在上海接受人民日报新媒体专访,就热点问题与网友们对话讨论。对话过程中他再次金句频出。

张文宏在专访时回应了被叫网红医生一事。他表示,“我其实不是很喜欢大家叫我网红医生什么的,我希望大家叫我文宏,不叫我网红?!?br />
他说道:“你懂我的意思吧,在我们这个领域里开会,大家都叫我文宏,从来没有人敢叫我网红,因为叫我网红,基本上我们就不要一起玩了?!?br />
张文宏还说道,网传的那个薪水没有那么高,自己通过这段时间,希望把传染病的知识、正确的知识给普及传播,最终打败病毒。病毒很快就会过去了,以后自己就是个在实验室里做实验的普通医生。传染病也不是个“红”的学科,但自己还是非常享受我的工作。

张文宏在访谈中指出:“现在外面关于我的信息很多,所以我有时候觉得会对大家造成极大的困扰,当然对我造成困扰,这也就算了。但是很多假的信息假借我的名字传播出去,就对整个大众造成一个极大的困扰?!?br />
张文宏教授准备开一个微博,是他所在科室的微博,也打算借助微博来宣传,但不借那种流量来挣钱。他说,要宣传自己整个科室对于传染病的一个看法,这是第一。第二,看见谣言见一个就是贴一个,希望得到媒体的大力支持,我真是爱死你们媒体的,人家说我怼你,我哪里敢怼你。

张文宏讲到:“我预测最好的情况发生了,国内疫情得到了非常好的控制。但我的预测也有错误,因为最糟糕的情况也发生了,疫情在全球蔓延,而且没有得到控制。国内对疫情的控制已经好到让人不相信的程度,国外也有质疑。我跟国外的医生交流,我说传染病的特点就是藏不住,如果没有控制住,我敢不带口罩吗?武汉能恢复秩序吗?我觉得将来要多宣传我们是如何控制住情况的。

现在处于非常复杂的局面,复杂到很难去判断国际上什么时候结束,很难判断国际上的疫情对中国会有什么影响。因此,国内的疫情防控好,不代表没有风险。风险就是输入,输入有时候会是很隐蔽的,如果管控不好就会有问题。

张教授表示,传染病有个特点,病例藏不住。上海2月9日开始复工,现在复工都两个月了,如果藏了很多病例在那里,很简单,自己今天接受采访谈话就不敢不戴口罩。如果藏着掖着很多病例,武汉敢打开吗?不可能的。这些道理,专家都很理解,国际上对我们现在中国做的一些工作,持肯定态度的人还是非常多的,所以我觉得将来要多宣传我们是怎么做到的,然后这些经验在不同的国家、在什么样的国家、什么样的策略才是有效的?我觉得这一点我们将来要进行一个更多的交流。

张文宏教授分析道,一些赤道周围的国家,气候热得不得了,病例数却成倍上升,所以不要迷信温度会把新冠病毒控制住。

天气热了,病例数是会下降的。一是病毒不耐热,夏天温度高了,病毒的复制速度就慢了;二是夏天尽管会开空调但是也开窗通风,通风是防控最好的办法;三是随着气候变热,经过此前非常严格的防控,疫情得到控制;四是经过这段时间的防控,老百姓已经养成比较好的卫生习惯,所以病例数会下降。

张文宏表示,有症状感染者、无症状感染者是一个硬币的两面。如果武汉有很多无症状感染者,同时就一定会存在很多有症状感染者。上海目前没有确诊病例,所以我倒推上海没有无症状感染者。同样,只要看到武汉没有新发确诊病例,我就认为这是安全的,因此不需要、也不可能给每个武汉人做核酸检测来筛查无症状感染者,有些建议要考虑操作的可行性。

对于无症状感染者,我觉得再过两到四个星期,如果在武汉重启以后没有产生有症状的人,没有产生更多疫情,就可以不讨论无症状感染者这个问题了。

张文宏在采访中表示,无症状感染者和有症状感染者是一个硬币的正反面。无症状感染者具有传播性,不加防护的情况下,一个无症状感染者至少可以传播4个人,10个人至少传播40个,这40中肯定有有症状的,要占到30几个。上海目前没有确诊病例,所以倒推没有无症状感染者。

现在对于中国,比如说武汉,大家都在讲有没有很多的无症状者潜在。目前武汉无新增确诊病例,无症状者也不多。我的观点是,再过2-4周,如果没有产生更多疫情,我们就可以不讨论无症状感染者这个问题了。

复工复产以后,一些基本的健康手续要保留。比如人群聚集,要戴口罩,戴口罩是个非常好的社交距离。目前风险最大的环节是吃饭,这是一个要去口罩的环节,一起吃就容易感染。解决方法就是不要在食堂聚集,抖音刷粉丝软件要么打包回来单独吃,要么分批次吃。出外就餐也要注意距离和分餐或者用公筷。

孩子们是“神兽”,是仙女和王子,在家里是很重要的。现在国内的疫情基本可控,这为复学提供了很好的条件。但是复学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,一旦有人生病确诊,他的传播就是校内传播,风险很高。我们要把风险控制到最低,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。

对于这个问题,张文宏认为,第一要充分评估风险,第二要做好预防措施,第三不要太耽搁学业,分批精准地进行复工复学。

复学是极其重要的事情,一旦复学有人传播,就是校内传播。这就有个轻重缓急的次序,要中考的、要高考的先复学。如果初三、高三复学两个礼拜之后没事,那就能说明风险可控,慢慢地让其他年级的复学。

相比起来,大学生就不是很着急,可以通过网络教学的形式完成教学内容。一些需要做实验的专业或者一些学??梢灾鸩较雀囱?。

,
“大家不要叫我网红,叫我文宏”、“如果隐藏病例数,武汉敢打开吗?”张文宏访谈中再现金句
张文宏对此表示,政府要做好防控工作,每个人自己也要做好防范准备,旅游过程中养成良好的饮食习惯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觉得旅游是可以启动的。希望大家要出游的话能以室外旅游为主,这样会比较安全。人多的时候,还是要戴好口罩。

旅游场所中,最危险的地方是用餐的地方,张教授建议自备干粮单独食用,这样会大幅降低聚集风险。

流感是每年全球都会大流行的疾病,但自己从来没有说流感成了群体免疫,第二年依然要接种流感疫苗。通过一次的大流行,根本达不到群体免疫,历史上也看不到任何一个传染病是用群体免疫来消除的,全都是通过疫苗,疫苗才能实现“群体免疫”。

此外,群体免疫会带来极大的灾难,新冠肺炎的死亡率比流感要高得多。在一些落后国家如果不加以控制,会造成大量死亡并向周围蔓延,最后没有人能够脱身。

张文宏表示,自己和国际专家做过讨论,对在短期内研制出来新药不要抱太高期望。无论是药物还是疫苗上市,都有非常严格的流程,需要足够的时间。

大家关注的瑞德西韦这个药,重症病人用药后死亡率是13%,这个数据还是比较高的。它的疗效可能是有的,但是还不足以称为“神药”。

疫苗的研发有很高的要求,要做安全性和疗效的试验,这几步下来,如果按正规的时间来走都要一到两年。按我们现在的做法,最快也得一年以后。一年以后,还要根据当时的一些疫情情况判断,病死率情况是高或低,疫苗的防护作用有多强,以及疫苗的不良反应有没有,才会决定打不打它。疫苗非常重要,但在研制成功之前,疫情看起来还是终止不了。

张教授认为,新冠疫情在全球二次爆发的风险是存在的。我们北半球到了夏天,南半球就是冬天,病毒会互相输送,疫情可能还是中断不了。不过,按中国目前的公共卫生体系建设来看,我们是有能力进行防控的。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Copyright? 2015-2020 建平新闻网版权所有
极速快乐8